从监管函的内容来看,此次新政并未对发债主力造成太大影响,可以看出监管层对于房企的货币政策调整较为慎重,可视为较为温和的调控。四条件框定:53家企业被“划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监管层之所以通过分类监管强化对房地产类公司债的关注,原因与当前经济增速下滑下的行业潜在风险逐渐显露有关。房企融资趋紧楼市政策转向:交易所或代表高层监管态度。杜卿卿 赵星巍  上海证券交易所(下称“上证所”)收紧房企发债条件的消息27日震动市场。下半年以来,20强房企又发行了377亿元公司债,今年以来的累计发行规模已经超过2015年全年。在公司债大规模发行的背景下,房地产企业总有息负债普遍增加。

这不仅会影响未来的经济数据走势,也关系到房地产业在宏观经济中的地位重估。上证所一名内部人士也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此次门槛调整是证监会层面的要求。房地产同城分化趋势显现 监测机制促管控精准化。此外,若报告期内存在违反“国办发〔2013〕17号”(《国务院办公厅关于继续做好房地产市场调控工作的通知》)规定的重大违法行为,或经国土部门查处、未按规定整改的房企也不得成为发行人。而业内人士指出,若发行人在新标准的基础范围以外,原则上将不在发债受理之列。

另外,从2015年7月21日至2016年7月21日的房企发债情况统计数据可以发现,这一年内,房企发债期数达到467期,债券类型涵盖一般公司债、非公开发行公司债券、中期票据、短融、超短融等,实现直接融资共计8481.45亿元。上述知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上证所并没有收紧房企发债的准入标准,只是将以前审核机关把握的标准进行了明确。有地方银监局进一步要求,银行业金融机构要严格执行银监会关于全面风险管理的要求,切实落实“穿透”原则,不得通过同业、资管计划等各类通道规避以上规定及其他监管要求,使资金违规进入房地产领域。“证监会的审批速度比交易商协会、发改委的企业债审批速度快得多,房地产企业自然更倾向于更快的渠道去再融资。另外从发行利率来看,比发中票、企业债成本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