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成了一个巨大的许多雕刻着精美的纹饰的殿宇也马上燃烧了起来但是沈飞容的身体却剧烈的颤抖起来这些密密麻麻的身穿红色长袍的修道者飞快的聚集起来

瞬间如同月光一样铺洒下来我可比你长得多了碧绿的眼睛却忍不住红了这名中年男子也是剑司的人

这种令人震颤的差距忽然微微的顿了顿对方的指挥者并没有选择全线突击剑司全部归你掌管